白酒“陷困”、猪肉“不稳”、房产“断崖”,顺鑫农业不“顺心”

白酒“陷困”、猪肉“不稳”、房产“断崖”,顺鑫农业不“顺心”继去年Q3亏损1.04亿元人民币(下同)后,顺鑫农业Q4又亏了2个多亿。换言之,去年下半年,顺鑫农业亏了近4亿元,相当于2020年净利润打了...

白酒“陷困”、猪肉“不稳”、房产“断崖”,顺鑫农业不“顺心”
继去年Q3亏损1.04亿元人民币(下同)后,顺鑫农业Q4又亏了2个多亿。换言之,去年下半年,顺鑫农业亏了近4亿元,相当于2020年净利润打了水漂儿。眼看着白酒新标准实施期限越来越近,顺鑫农业的白酒吸金能力缩水的同时,房地产业务却尾大不掉。顺鑫农业不太“顺心”。下半年巨亏1月24日晚间,牛栏山母公司顺鑫农业发布了业绩预告,继Q3后, Q4再度亏损。公告称,预计2021年顺鑫农业净利润为0.8亿-1.1亿,同比下降80.95%– 73.81%;扣非净利润为0.73亿元-10.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2.88%– 75.84%;基本每股收益为0.5662元/股。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顺鑫农业净利润为4.75亿元,前三季度,净利润下滑至3.72亿元。即Q3亏损了1.04亿元,Q4亏损了2.62-2.92亿元。下半年顺鑫农业合计亏了将近4个亿。对于业绩骤降,顺鑫农业的解释有三,一是,受宏观经济形势和新冠肺炎疫情反复的影响,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一定的压力;二是,受猪周期下行的影响,生猪价格较去年同期降幅较大,导致公司生猪养殖、肉食品加工产业同上年同期对比降幅较大;三是,公司房地产业务受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房地产项目销售及回款较缓,影响了公司整体经营业绩。业绩表现直接引发了股价下跳,1月25日,顺鑫农业盘中跌停,报收29.88元/股。顺鑫农业旗下目前三大业务,白酒酿造与销售;种猪繁育、生猪养殖、屠宰及肉制品加工;以及房地产开发。白酒是第一大业务版块,主要产品为牛栏山系列,大单品为牛栏山陈酿,即俗称“白牛二“,因此牛栏山素有”光瓶酒之王“的称号。近年来白酒行业都在博高端,提升利润率,走低价民酒的牛栏山多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顺鑫农业的白酒毛利率呈现逐步下滑趋势。从2017年-2020年,四年间,顺鑫农业白酒毛利率已经从54.86%一路下滑至39.22%,而营业成本则从29.12亿元上涨至61.9亿元。顺鑫农业的吸金能力在逐步缩水。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顺鑫农业毛利益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去年疫情直接导致整体酒类消费场景封闭导致销售遇阻,并且牛栏山针对渠道进行了相对的弹性管理来缓解市场压力,同时顺鑫农业在全国性的深入布局市场,持续性投入较大,以及原材料上涨等客观因素综合造成的。一位业内人士也对蓝鲸财经记者透露,以往牛栏山的省级代理很少做促销活动就能直接走量,但是近年来也加大促销力度,比如买赠或者是送酒厂或周边游的方式刺激消费。顺鑫的“困局”事实上,顺鑫农业的白酒业务将在今年6月面临大考。2021年,市场监管总局(国家标准委)发布了新修订的饮料酒、白酒相关国家标准。新标准将于今年6月起实施。白酒新标准最重要的两点,其一,液态法白酒和固液法白酒将明确不得使用非谷物食用酒精和食品添加剂;其二,调香白酒被划入调制酒分类,从白酒品类中剔除。白酒专家邹江鹏对蓝鲸财经记者解读称,白酒酿造工艺可分为三种:固态法、液态法、固液法,根据以前的标准,只有固态法白酒不得使用粮谷食用酒精、其他原料食用酒精、食品添加剂;根据新国标,上述三类都不允许使用非谷物来源的食用酒精和食品添加剂了;而一旦使用,便是调香型白酒,即配制酒,被从白酒类别中剥离出去了。顺鑫农业的大单品白牛二则可能受此影响。有投资者向顺鑫农业提问,白酒新国标出台后,公司的大单品牛栏山陈酿是不符合新规的,公司如何应对,是继续原来的配方不变,只是在销售中将白酒的标识去掉,还是调整为谷物酿造,增加成本涨价后再销售。顺鑫农业回应称,股价走势的决定因素很多,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公司生产的产品是符合国家标准的,是符合消费者需求的,牛栏山作为为数不多的全国化品牌和销售过百亿的白酒企业,是消费者认可和市场选择的结果。酒业专家欧阳千里也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今年6月的白酒新政,对于顺鑫而言,影响并不大,毕竟口碑已深入人心,渠道亦很牢靠。白酒业务面临困局,顺鑫农业的房地产业务尾大不掉。2014年,时任顺鑫农业董事长的王泽一上任便提出聚焦酒业与肉类业务,他明确提出:要运用资本手段,通过整合内外部产业资源,由业务多元化向产业多元化转变,形成以集团为控股母公司、以各产业多元协调发展形成的上市公司集群为控股子公司的发展模式。同年3月,顺鑫农业将顺鑫明珠文化发展有限公司6.4%股权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2015年,顺鑫农业分别以1000万元和14.48万元的价格向控股股东转让北京顺鑫国际种业有限公司和北京顺鑫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耘丰种业分公司。2016年,顺鑫农业相继剥离了创新物流公司和石门批发市场。2017年,其转让了持有的北京鑫大禹水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股权,剥离了水利建筑资产。但是顺鑫农业旗下最受争议的房地产板块迟迟未见动静。直至去年12月,顺鑫农业才公告称,为聚焦主营业务,拟通过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持有的北京顺鑫佳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目前上述转让还处于披露期。转让公告一出,刺激了资本市场对于顺鑫农业“去地产”后的想象空间,顺鑫农业连续两日涨停,甚至有投资者提出继续剥离肉制品业务的可能性。欧阳千里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猪肉“不稳”,房产“断崖”,顺鑫业绩“差强人意”。但是生猪是民生产业,剥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白酒营销专家晋育锋则提出,顺鑫农业是顺义区国资委旗下的一家综合性农业控股企业,在某种角度上,其承托了顺义区对于大农业发展的重托和承担公共政策的职能,因此企业对于房地产板块剥离的考虑因素很多,导致进度缓慢,而且未来顺鑫农业也很难将精力聚焦在白酒单独一个业务板块上,但也存在将牛栏山酒业从上市公司拿出来,单独运作上市的可能性。